《憲福育創_故事魔法力一班》心得分享Part 1

莊邦寧(優瑞牙醫診所 主治醫師)

2004年,我剛從大學畢業,隔年我進入台中榮總接受牙周病專科醫師訓練。第一年每個禮拜至少有兩台刀,第二年每個禮拜至少有三台刀,大量手術的原因有兩個:第一、到大醫院求診的病人接受手術的意願比較高,當然要好好把握可以練習的機會啊!第二、為了達成牙周病專科醫師訓練各類手術最低次數的要求,換句話說,為了考上專科醫師,在受訓的那兩年我拚命在開刀。

2007年,當我快要完成專科訓練的時候,在某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,我正在診間埋頭整理我的專科醫師口試病例,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笑盈盈地說著:「莊醫師,我來了。」我抬頭一看,是已經做完全口六次手術的李女士,回來做牙周維護治療,她是一名四十歲出頭的優雅女性,長得有點像周慧敏,還記得第一次看見她時,心裡不禁嘆息著連這樣的美女竟也躲不過牙周病的襲擊。

就在我望向她的時候,陽光透過我身後的窗戶照在她的臉上突然間就像聚光燈一樣,啪的一聲把破壞掉她完美笑容的三角牙縫映照得好不明顯,黑漆漆的好像無底洞般要把我吸進去似的,(停頓)我愣了一會兒,才回過神來尷尬地說「哈囉!妳來啦!最近好嗎?」因為,這些牙縫是我幫她做手術的後遺症—牙齦萎縮造成的。

從此以後,當病人笑著跟我說話的時候,我總是忍不住注意那一個個烏漆嘛黑的三角牙縫,隨著看到的牙縫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大,我開始覺得不好意思,甚至是帶點愧疚,因為我覺得,雖然我醫好了他們的牙周病,卻也破壞了他們原本美好的笑容—這就是我日後鑽研”非手術牙周治療”的原因。

醫學的學術演講一般都很枯燥,我一直很想說出和別人不一樣的演講,我曾試過在演講一開始要說個像這樣的故事來做演講主題的引子,但不是三言兩語帶過,就是覺得沒有真的打進聽眾的心中,詢問朋友的意見,大部分覺得我”表演性”不夠,導致故事不夠精采而無法打動聽眾,但對於學術演講要”表演”這件事我其實非常排斥,我始終覺得我只是要說一個真實的故事,為甚麼要用表演的方式,甚至要加油添醋來增加故事的張力呢 ?

 

直到上完故事魔法力的課程,兩位老師終於解開我心中所有的結。

首先是仙女老師一開始就說的「莫忘初衷」

對啊!我今天就是要藉由一個故事來引起聽眾的興趣,既然要用說故事的方式,我就要好好的來說這個故事,並達成我要說這個故事的目的。

也就是課程中所教的,最後要讓聽眾有所行動,而且這是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,我只要把畫面勾勒出來,把情緒加進對白,緊扣主題利用對比強化我要表達的觀念,應該更能讓聽眾感同身受才是。只要我不要忘了說這個故事的目的,是為了更清楚傳達我的治療理念,讓我的聽眾更容易接收到我的訊息。

再來就是朱醫師所說的,說故事是一種「真誠的表演」

沒錯,要說出一個好故事,必須要有七分真誠、三分表演,如果只是平鋪直敘,其實台下聽眾沒有必要浪費這三分鐘的時間,聽我在台上做這無聊的開場,這樣反而會還沒進入主題就讓聽眾興趣缺缺了吧!(冏)

可能跟朱醫師同行的關係,加上他又是優秀的講師,聽到他這番話猶如讓我吃了顆定心丸,讓我更能夠接受說故事要加進表演的概念,甚至運用道具這種非常具表演性質的方式。

在接下來的實戰演練中,我二話不說接受同學的建議拿了畫筆上台演出,而台下同學們在我灑落手中的畫筆發出驚嘆聲時,我立即感受到”表演”帶來的效果,演練完下了台我坐在位置上,我心裡開心地想著:「其實沒那麼難嘛!而且效果真他X的好。XD」

這堂課完全開啟了我的表演天分,喔不!是解答了我心中對於說故事的疑惑,更解開了我心中跨不出去的結,我非常感謝兩位老師,設計了這麼棒的課程,並做出非常精采的演譯,讓我收穫與感動滿滿。

我想,以後我不只可以在學術演講藉著說故事來傳達我的理念,更能藉著說故事讓我的病人更容易了解艱澀的醫療專業知識,我更期許自己能說出一個個好故事變成禮物送給別人。

「故事魔法力、說出行動力!」

(文章轉自:莊邦寧 主治醫師)

課程報名請按此:故事魔法力二班

Leave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