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憲福育創_說出影響力一班》心得分享Part 7

朱為民  (台中榮民總醫院 醫師)

擁有改變的勇氣,進而<說出影響力> 

 

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會說話的人。
 

 

過去

1995年,我12歲,就讀台中市立人國小六年級。因為我身高很高,成績也不錯,所以被老師選為升旗典禮的大隊指揮。

你知道,就是朝會時全校同學們吱吱喳喳集合,而我要喊:「一、一、一二一!一、一、一二一!」踏步整隊的一些口令。因為全校只有一個這樣的角色,所以可說是一種榮譽。

輪到我上場的前一個晚上,我緊張地睡不著覺。

到了當天早上,我站在全校二千多人面前,全身發抖,想要開始念口令,嘴巴卻不聽使喚,一個字都吐不出來。

感覺全校的師生都盯著我:「奇怪,今天升旗台上怎麼沒聲音傳來?」訓導主任跑過來大罵:「趕快整隊阿!這麼亂!」我還是說不出一個字。

 從小,我的聯絡簿上最常見的評語,莫過於「認真木訥」這幾個字。

 

現在

直到現在成為了醫師,還是一個安寧緩和專科醫師,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說話、說話,不停地說話。

我的安寧導師,黃曉峰醫師跟我說:「身為醫師,除了我們給的藥可以治療病人以外,我們連說話也可以治療病人!」我默默地相信語言的力量,認為在某一種藥石罔效的時刻,言語還是可以發揮它的力量,陪伴病人,走過幽谷。

然而,面對一個人說話對我來說輕鬆,但是偶爾遇到需要面對一群人上課演講的場合,我彷彿又回到了小學六年級,站在全校二千多人面前的我,肢體僵硬,語言死氣沉沉。

「大家好,今天我們要上的是溝通技巧這門課程……」即使勉強擠出字句,台下的人似乎都沒有反應。正如1995年,升旗台下那些老師同學們,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台上的我。

這樣的我,尋求改變的力量。

 

去年年底,無意間看到台北有一場謝文憲憲哥的演講,不知為什麼就報名了。說實話,那時的我,並不太認識憲哥是誰,只知道他似乎很有名,出過幾本書,演講很厲害什麼的。

殊不知,2015年12月23日的晚上,在張榮發國際會議中心,我聽了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演講。憲哥的演講功力只能用「出神入化」來形容了!我自認對劇場和表演有點研究,但憲哥就是可以在理性的演說和感性的表演當中取得完美的平衡。

所以,當得知憲哥要開班授課說話的技巧時,我鼓起勇氣,報名了「說出影響力」課程。並且很幸運的,報名成功了。

 

到課堂上一看,不只老師厲害,連學員們都臥虎藏龍。

有西班牙文老師、保險經理、網路大神、侍酒師、牙醫、理專經理、甚至連專業講師也來報名。我認識了好多不同行業的朋友,也驚訝於憲哥無論面對哪一種行業,哪一種口條和說話方式,都可以臨場做出教學方式的改變。這不是一朝一夕的取巧,這是一萬小時的苦練。

慢慢發現,並不是上課所教的那些說話公式或方法令人驚奇,而是憲哥只要開口說話,無論是授課、演講、廣播、甚至哈拉聊天,他都不自覺地把許多技巧運用在其中,因此無論何時聽他說話都好像在上課一樣!

 

到了第二堂課,練習的時間,每個人都必須要上台說話。

我有幸聽到19個人生故事,跟我的成長過程很不一樣的故事。從同學們身上,我學到更多。

其中,一個22歲,課堂上最年輕的學員,分享了她高中畢業後,不唸大學,追尋自己成為侍酒師夢想的道路。她飽受挫折,卻沒有放棄。她在課堂上認真地述說自己的故事,她哭了,台下許多學員也掉下淚來。

我們都從她的故事中看到年輕的自己,反思自己的現實。22歲擁有的是一份真誠,是我們在職場打滾多年,早已遺失的一份真誠。

那一刻,我覺得很幸運,可以聽到這樣的故事,認識這樣的同學。年輕的夢想與衝勁,也被這樣的故事喚醒。

這就是故事的力量,這就是說話的影響力。
 

未來

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會說話的人,但是現在我不這麼想了。我願意作出改變,我也知道我做得到,可以說出屬於我自己的影響力。

憲哥說:「全力以赴,堅持到底」。

 

我相信我可以,你呢?

 

( 截自 朱為民 醫師部落格:http://weiminchu.blogspot.tw/2016/04/blog-post.html

Leave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