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憲福育創_說出影響力九班》心得分享Part 2

孫允玉  (義守大學 講師)

《說出的結束,才是影響力的開始》

 

我從來就不是個會說話的咖,即使當記者多年。
受家庭影響,我缺乏自信,不敢站在眾人前。
要不是畢業照需求,小學6年沒拍過照。

2001年,我初次站在電視攝影機前準備Live。颱風過境,溪水暴漲、老農受困沙洲。
「3分鐘進現場!」耳麥傳來SNG導播喊話。
我的心臟噗通噗通到快跳出來….
我腦海裡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畫面是什麼…

我企圖勾勒無情的大水,逼迫老農一再轉換被水逐漸淹沒的沙洲。
馳援的消防救難人員,在岸邊一次又一次的打出拋繩槍,冀望能連結住老農一線生機。
「54321 ..講話!」

 

我沒說話。
耳裡一陣耳鳴……其實內心怯懦,不敢面對。
害怕、沒有組織,佔據我所有的心。

耳裡再度傳來導播急促語調。「允玉!講話」
「記者目前…就在高雄縣…六龜鄉….的高屏溪….目前..目前…..」。
台北那頭看不下去我支支唔唔,收了Live。

手機響起,「&%¥+!#%!」,電話那頭傳來劈哩啪啦的罵聲。「你是在六龜嗎?蛤?」在美濃。
「是在高屏溪嗎?」在荖濃溪。我地點都說錯。「以後孫允玉不能連線!」
我被命令,不能再做現場Live。

 

之後兩個月,我沒再站上鏡頭前。
直到中秋節車潮。
SNG帶著我,去休息站練習「照稿念」連線。
我慢慢的,站回鏡頭前。

即使台北默默接受,在連線時,能不站鏡頭前,我始終盡量閃避,卻也成為我心裡的遺憾。
即使離開新聞圈,無法簡單、清晰而鏗鏘有力的表達,總放在心頭。

 

報名憲哥「說出影響力」,其實在彌補我說話的缺憾以及在親情上的救贖。

兩位醫師輔導員,在家庭、孩子、事業以及博士班的繁重壓力下,還要理會我這在大半夜裡叮叮咚咚的稿子、想法、原由。

原以為「輔導員」只是短期提供方向,要做不做隨你,她們也沒這義務責任一定要幫你的對象。
只是,她們正是我丟出故事的第一個對象,她們也成了我故事的一員,彼此的討論、交流、參與我生命的故事。

謝謝兩位輔導員無私奉獻心力的提供方向,謝謝有緣同組的兩位菁英立薪和維怡以及出國不在鏡頭裡的羅醫師,也謝謝在場說出的前輩們建立的專業而溫暖的直球回饋,更謝謝憲哥福哥的指導。

 

說出的結束,才是影響力的開始。

 

#說出影響力

#拍出生命力

#手機攝影

 

 

Leave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